专访:北京合众思壮研发总监唐李征博士

发布时间:2017/10/10  来源:PAS 2017组委会  阅读:751

  2017年9月21-22日,由勤哲传媒发起为期两天的「第四届中国(国际)精准农业与高效利用高峰论坛PAS 2017」在中国·常州新城希尔顿酒店圆满落幕。本次论坛以“农业4.0时代下的精准农业发展”为主题,讨论时下精准农业热点话题与最新技术解决方案。现场汇集近400位国内外精准农业行业专家、学者、政府单位、科研设计院所及行业媒体人士参加。PAS 2017组委会有幸邀请到北京合众思壮研发总监唐李征博士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很荣幸能采访您,贵司在此次论坛上主要是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新的技术和新的产品?
唐总:
这次我是主动过来的,通常这样的峰会由我们相应的产品总监进行宣讲。为什么特别过来,主要是合众思壮在相关产品的研发方面取得了一些新进展,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个是车载终端的高精度定位现在可以使用星基增强技术,在没有固定式基站或者是移动式便携基站支持的情况下对精准农业终端产品的应用推广会有非常大的帮助。我们是国内第一家推出星基增强定位技术和服务的厂商,合众思壮的高精度星基增强定位服务,可以实现3个厘米的精度,大概需要10-20分钟的收敛时间,这个精度已经可以完成精准播种作业了。而且因为是星基增强服务,对作业区域没有什么约束。无论是便携式基站还是固定式基站,实际上都有覆盖范围,出区之后作业品质就没有保证了。第二个精准农业需要通过大数据平台的方式挖掘作业效率、提高土地使用率和降低特别是化肥、农药对环境的损害,而农业大数据的原始数据获取是通过车载终端的,所以现在我们车载终端都支持大数据的回传,这是基于我们自己的,结合精准农业大数据应用的特点定制的MQTT协议。这种协议使用起来非常方便,非常适合精准农业的特点,因为实际上要传递各种类型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典型的异构数据,而且这种数据需要动态重构。这种协议的典型应用,包括作业现场视频监控、全程作业数据以及作业处方图的下发,具有不同的数据率,针对无线信道的不稳定,基于MQTT协议的大数据采集可以完美的实现平台数据的高吞吐率、高可靠性和QoS保证,其反向数据传递又实现了精准农业对终端的作业指导。今天能和大家分享这些内容,非常高兴。

记者:合众思壮研发的慧农北斗自动导航驾驶系统和壁虎之间有什么区别或者是优势呢?
唐总:
区别在于核心技术是完全自主拥有。慧农产品为合众思壮完全自主研发产品,拥有全部核心技术,这是一个最大的区别,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壁虎产品是引进的一款产品,这款产品其设计基于国外作业需求,在推广的过程中发现这款产品在中国的一些特定地域作业的时候存在一些问题,表现并不理想。合众思壮作为整个卫星导航领域全产业链的公司,我们提供从芯片、算法、接收机板卡到解决方案再到星基增强服务全部的技术、产品以及解决方案,而壁虎产品国内推广应用中发现的国内特殊作业、条件、环境适应性很差,因此我们自主研发了慧农产品。慧农产品不仅仅体现了我们完全拥有核心技术,而且它综合考虑了新疆、内蒙古、东北地区的特殊作业模式并对很多功能进行了优化。比较典型的例子,在新疆棉花播种的时候经常会停下来,因为农膜、滴灌带用完需要更换,拖拉机停下来再启动的时候国外产品它就表现的不稳定,实际上对作业品质要求很高的作业表现的就比较差,而我们的慧农产品停下来再启动会一直保持高精度并且非常稳定,当然我们在后台的算法优化是主要原因。另外一个也是结合国内的作业特点,比如在新疆和内蒙,大马力拖拉机一般多用于耙地,而大马力拖拉机作业时效性要求很高,通常农户会要求尽快地把活干完,有可能驾驶员要24小时工作,很辛苦。那么我们就想这种方式如果要借助于自动驾驶的话,会极大的降低劳动强度,而且它的作业品质会得到极大的提升。但是国外的产品没有这种作业模式,因为大马力拖拉机做耙地作业时,它通常采用的是对角线作业模式,跟现有的产品作业模式不一样,结合我们的慧农产品支持对角线作业模式或者叫双直线模式,就非常好的解决了大马力拖拉机耙地作业的自动驾驶模式支持。还有一个国内和国外作业的区别,这个区别是欧美的作业地块通常非常大,而且地头空间也大,这样自动驾驶作业的时候对入线的要求并不高。但是国内通常地块地头空间很小,而且作业地块也没有那么大,假设500米作业(一般500米已经相当长了),你如果用了10米才入线,那么就意味着你在两端至少10米的作业精度在控制精度以外,那就有将近百分之2在精度以外,因为你在这10米内没有精度,没有精度就要增加作业行距。针对这种情况慧农提供一种连续控制模式,就是自动驾驶到头以后,把车头调过来之后立即打开自动驾驶,从而使正向驾驶、停车、倒车都处于自动控制状态。因为作业场景下拖拉机的震动、前后摇摆都存在非常显著的变化,准确判断驾驶方向是有一定困难的,从而对连续自动驾驶提出来很高的要求。我们实现连续自动驾驶作业后,车辆无论是停止状态、前进状态还是后退状态,都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这样实际上倒车过程完成快速入线,从地头开始即可按照精准作业进行,这样对地块的产出率提升非常显著,去年慧农在中位协拿了一个科技进步特等奖,也是对上述技术特点的认可。

记者:像国内的精准农业的发展也有一些限制,与国外有一定的区别,你认为国内的精准农业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前景是怎样的呢?
唐总:
就是自动驾驶实际上只是精准农业自动作业的产业化初级阶段。精准农业的自动驾驶慢慢会转向无人驾驶,然后无人驾驶之后是整个大数据平台系统。精准农业是一个整体,大数据平台开始才是一个系统的概念,只有通过大数据平台才能实现精准农业的发展水平。刚才讲通过这种大数据的支持,降低对农药、化肥的使用量,这样对环境的损害比较低,这在国内和国外发展都是一样的,都是从自动驾驶开始然后到无人驾驶再到变量作业到大数据然后再反馈到终端作业,整个过程的就是一个精准农业的过程。另外一个国内和国外的区别,国内有很多的细节,慧农产品的打造过程就可以看到这个区别,由于国情原因,我们的产品细节和技术细节要做的比国外更好,国内的技术在不断发展完善。在产品应用推广的时候,我们会非常的重视同样的作业场景,比国外产品做得更好。就像刚才说的因为国内产品在特殊情况下要求更高,因此它的表现比国外的要强,我们在产品设计的时候有很多针对性的考虑,在国外的环境下它表现自然会更好一些,这是我们产品和国外产品非常大的区别。

记者:贵司在未来的几年在中国的产品定位和发展方向会朝着哪个方向来发展呢?
唐总:
发展方向就是刚才讲的,作业的品质更高,尽可能覆盖整个精准农业的全过程,平台端提供作业的指导,然后大的目标尽可能的推进自动驾驶产品和技术在精准农业的推广和产业化,这是大的方向。具体操作呢,目前我们正在和国内很多主机厂进行前端合作。为什么呢,只有这样做,才能实现终端产品的规模化应用,进而推动产业化。目前大多数公司,自动驾驶产品都采用后装方式,这个后装方式的外部约束很多,你不可能产业化,对整个产业发展推动的效果也不明显。目前思壮和国内主要的整机厂都有合作,希望通过前装方式去尽可能推动自动驾驶产品的产业化发展。

记者:此次大会也非常荣幸邀请到您给我们做演讲,您对我们此次大会有什么建议呢?
唐总:
我觉得实际上大家讲是交流的一个层面,还有一种方式:作业示范。这种操作示范不光是看还有些创新、品质的东西,可更生动,更形象展示。就像我刚才说的一些东西,只是讲一讲可能并不是印象很深刻,但是作业示范的时候会更深刻,更直观一些。

Copyright © 1994 - 2017 www.UniStrong.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39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831